当前位置:七真书院>历史军事>桃杏犹解嫁东风> 第33章 第 33 章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33章 第 33 章(1 / 4)

第三十三章

怎, 怎么就不用换了呢。

他前儿也没醉,亲口答应了的......芸娘八成没料到他会不给,呆愣地看着他, 没想明白他怎么会突然出尔反尔。

当初给他的时候,自己没想那么多, 他给了她东西,她一股脑儿的不想占他便宜,细想起来,确实不应该。

毕竟送过给别人。

芸娘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前儿昨夜她对他说的那番话,又没醉,横竖他说过的话, 她是一句不差都记在了脑子里。

见他一副当真不还的模样, 芸娘只得将脑子里那些横在两人之间, 羞耻又尴尬的画面重新翻了出来,提醒他道,“郎君有所不知, 这玉佩我曾赠过给邢公子,前儿夜里我曾同郎君说过,郎君答应了......”

他是答应了。

不过又改变主意了, 不过是块玉佩, 那么计较干嘛,给过谁无所谓,如今不在他这儿?他又何必为难她再费心思另寻定情之物。

裴安还是一脸平静, “无妨,我不介意。”

芸娘:......

他撒谎!

他要是不介意, 他前儿怎么会拐弯抹角地打探她和邢风的过去?他定是以为自个儿醉了, 想要她酒后吐真言。

感情她说的都是真的, 他不应该嫌弃吗。

裴安见她半晌没吭声,余光瞟见她在盯着自个儿,心里也能猜到她在想什么,不外乎心里在说他出尔反尔呗。

裴安装作没见到,继续翻书。

大半个时辰,马车到了御史台,天色已经开始泛青,门前火把的光亮映入了马车内,裴安合上书页,突然侧目看向她。

芸娘察觉到他的视线,疑惑地转头回望。

裴安神色一顿,还是打算先问她,“你和邢风关系如何?”他得听一句她的实话。

芸娘:......他又问。

她都说了,他和邢风没什么,没拿回玉佩,芸娘有些心不在焉,“我和邢公子已成过去。”

“那便好。”

芸娘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,正揣测,马车停了下来,裴安又道,“半盏茶后再出发,你可以下去走动一下。”说完一头钻了出去,跳下马车。

府门前已经围了不少人。

御史台林让在门口正等着了,见到裴安下来,忙迎上去,“头儿。”

裴安点了下头,“人都拉出来了?”

“头儿放心,一个不少,另外三十个顶尖侍卫,属下都点齐了,就等头儿发号施令。”林让知道他这一去一时半会儿回不来,怕他放心不下,诚表衷心道,“头儿那日的救命之恩,属下这辈子都将没齿难忘,属下保证,只要属下还在御史台一日,待头儿他日归来,御史台一切还是原样。”

裴安笑了笑,脚步朝里走,伸手拍了一下他肩膀,“辛苦了。”

林让心头一热,跟在他身后,朗声吩咐底下的人,“头儿来了,人都拉过来。”

流放的朝廷阶下囚,才从牢里提上来,手铐脚链齐全,一身灰白囚衣,被侍卫赶在一堆围在中间,等裴安亲自认完脸后,再装进囚车。

裴安走近。

侍卫用手掰起每个人的下颚,火把的光亮近距离地打在那些人脸上,大多都是披头散发,满脸落魄,昔日朝廷命官的光鲜早已不见。

裴安的目光在邢风脸上停了一瞬,倒还算是个干净的,脸没污,发冠也还在。

确认无误,裴安一仰头,林让会意,“押上车。”

十几个犯人一押出来,围在门外的一堆人便是一阵鬼哭狼嚎,抄家只抄了两家,男的发配,女的充为官妓,家中再无人。

范玄,邢风两家没抄,此时家眷正堵在外面,等着见最后一面。

一般的人便罢了,这些可都是朝廷钦犯,有了秦阁老的教训,林让避免节外生枝,让人拦着,不许上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